服务热线
0791-86753021
安徽凤阳致17死30伤爆炸案开庭 可能重判涉案者

    安徽鳳陽致17死30傷爆炸案開庭 [可能 的英 文:would]重判涉案者 2010年08月05日00:30市場星報

2009年6月21日,滁州鳳陽縣大廟晶鑫礦業公司內一聲巨響,17人被炸身亡,30人不同程[度 的拚音: dù]受傷。特大爆炸將廠區內多棟建築夷為平地,地上被炸出一個深達數米,[籃球 的英 文:Basketball]場大小的大坑,方圓幾百米房屋被震裂,不少村民受傷。特大爆炸驚動了公安部和國家安監總局,省市領導均第一時間趕赴現場,指揮搶險,救助傷員。該案[影響 的拚音:yǐng xiǎng]巨大,經過多次補充偵查,[昨天 的拚音:zuó tiān],滁州中院在鳳陽法院法庭公開開庭,對涉案的10名[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主、職工被告人以及3個企業單位被告以涉嫌非法買賣、運輸爆炸物品罪、過失爆炸罪、行賄罪進行審理。

[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 胡昊 文

旁聽席爆滿法庭臨時“加座”

雖然是鳳陽法院[最大 的拚音:zuì dà]的法庭,但[由於 的英 文:Meanwhile]該案影響巨大,涉及被告人眾多,本來能容納約150多人的法庭開庭前就[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爆滿”,法庭不得不臨時“加座”,就[這樣 的英 文:then],還有不少旁聽者站在走道上和進門處,此外,法庭外還有不少人未能進入。

昨天的安檢也特別嚴格,大批[警察 的拚音:jǐng chá]在門口把守,路麵有交警維持秩序,法庭內外,都有武警進行警戒。[所有 的英 文:all]進入法庭的人員,都必須進行安檢。

當天,共有10名涉案的企業主和職工被告人以及3個企業單位被告,其中一被告人蔣軍因嚴重[疾病 的英 文:Prevention]未能到庭。記者[注意 的拚音:zhù yì]到,公訴人麵前的卷宗厚達一尺多,滁州市檢察院[兩名 的英 文:two]檢察官擔任公訴人。

“少老板”法庭上當庭“翻供”

首先上庭的是[發生 的拚音:fasheng]爆炸的晶鑫礦業公司的“少老板”曹順,其身份是公司財務主管,但公司采礦及購買爆炸物品等事項[都是 的拚音:doushi]由有其經手。

公訴人:“誰安排你購買炸藥?安排生產的?”

曹順:“我父親……”

公訴人:“公司有無購買、使用炸藥資質?”

曹順:“沒有。”

公訴人:“起訴書指控你先後四次違規購買炸藥,是否事實?”

曹順:“是事實”。

在回答[問題 的拚音:wèn tí]時,這位昔日風光無限的“少老板”聲音很小,神情落寞。他在法庭上[承認 的拚音:chéng rèn],爆炸當天,先是發生起火,繼而發生爆炸,當天6月21日[上午 的英 文:morning],在警方敦促下,曹順於11時投案。

對於父親安排交待他買炸藥以及開礦的事,曹順回答時顯得很“猶豫”,顯然是顧及父子之情,如前文他先是承認了父親讓他買炸藥一事,但在他的辯護律師提問後,他又突然當庭翻供,否認是父親讓他買炸藥,對父親通過公安局某副局長疏通關係以及對很多[事情 的拚音:shì qing]知情等,也予以否認■亚博午报■。

公訴人提醒他有可能構成自首,並[應該 的英 文:yīng gāi]如實回答同案犯問題時,他仍堅持翻供,“[愛 的英 文:love]護”父親之情“可見一斑”。

“我就是‘虛設’的老板”

“我當天上午到蚌埠是去找律師谘詢情況的”,對於之前有媒體報道,事發後晶鑫礦業老板曹培俊(曹順父親)攜巨款潛逃的說法,第二個被帶上法庭的曹培俊給出了這樣的解釋,他辯解找到律師後,還問了自首的問題。

對於指控他涉嫌非法買賣爆炸物等罪名,他當庭予以否認〖亚博周报〗。“我就是個‘虛設’的老板”,曹培俊稱,他在公司不[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具體的事情,和登寶公司聯合開礦是他談的,但具體怎麽開,怎麽買炸藥,他一概不清楚。曹培俊說,從2008年[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業務 的拚音:yè wù]他基本不問,重大事情參與,期間他基本在來安、定遠等地從事房地產業務,爆炸前兩個月他都沒[去過 的英 文:been]公司。

公訴人當庭指出了他的荒謬說法,指出,他作為企業的實際負責人,企業開礦和買炸藥已經幾年時間,並有種種證據[證明 的拚音:zhèng míng],他說[自己 的英 文:his]不知情[完全 的拚音:wán quán]是不[成立 的拚音:chéng lì]的。

到底是誰把雷管放入“火藥庫”?

當天上午,除一名被告人蔣軍因嚴重疾病不能到庭外,被告。晶鑫公司曹氏父子和兩名職工葛治近、張年昌,幫助晶鑫購買炸藥的登寶公司謝登寶、孫家成,皖東民爆公司鳳陽[分公司 的英 文:branch]孟慶征、沈保產,杜氏礦業胡宏坤等9名被告人和晶鑫、登寶、皖東民爆鳳陽分公司等3個單位被告,均到庭,但大家“不約而同”地為自己開脫責任,多數人對法庭指控的罪名表示“有異議”,。幾家公司和涉案人員無視爆炸物[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規定,擅自買賣、運輸、使用爆炸物,造成了嚴重後果。同時,登寶公司老板謝登寶還涉嫌行賄罪,起訴書指控,從2002年開始,謝登寶為辦理或延續采礦許可證,先後多次向時任鳳陽縣地質礦產局局長的張可揚行賄18萬元。

尤其令人唏噓的是,晶鑫的兩名職工葛治近、張年昌因“抬箱子”和“串供”問題互相推諉之前,兩人是同住一間宿舍的“好[兄弟 的英 文:就像安全套]”。因為張的搬入,原來單住的葛就和張[一起 的拚音:yī qǐ]把房間存放的雷管、坐墊套、紙箱、酒瓶等雜物一股腦的搬到了存放12噸炸藥的房間。法庭上,葛說裝雷管的紙箱是兩個人抬去的,而張說是葛一個人搬的,再也不見了當日的“兄弟”之情。警方調查得知,事發後,兩人還用手機進行了“串供”,而雙方均指責是對方先發的短信。

涉案人員將有可能被“重判”

葛治近在法庭上回憶,事發的6月21日淩晨,正在兩層辦公樓最北邊屋睡覺的他突然聽到外麵大喊起火了,他趕緊推醒張年昌,一起往外跑,兩人跑到最南邊放有12噸炸藥的房屋(此時已被二人放入了100多隻雷管),都拿著臉盆[準備 的英 文:ready to]救活,又聽見有人喊不能去,要爆炸了,兩人掉頭就跑,很快,一聲驚天爆炸傳來,葛在爆炸中受傷,但仍堅持跑到附近街道上去打電話報警,路上看到腳踝被炸傷的張年昌倒在水池裏,他又把張背離水池,然後又折回爆炸後的公司幫助積極救人。而在起火時接到報告的曹順還[自信 的拚音:zì xìn]的說,“沒事,炸藥再燒也不會炸的,裏麵沒有雷管。”話未落音,驚天爆炸響起。

“我不[知道 的拚音:zhī dao]雷管和炸藥放[在一起 的拚音:stay]會爆炸”,葛在法庭上和[其他 的拚音:qí tā]被告一樣,雖然對自己的罪名都不願承認,但對大爆炸死了這麽多人,大家都表示了深深的悔恨。事後,在公安機關打電話找他時,葛治近投案讓[老婆 的英 文:別人家的好]騎電動車帶他,到公安機關自首。

隨後,在公安機關努力下,涉案人員紛紛歸案。爆炸案發生後,石英礦眾多的鳳陽縣開展了轟轟烈烈的禁爆活動,清除出大量非法使用炸藥現象。

記者了解到,今年1月份,涉嫌為企業非法買賣運輸爆炸物提供方便、玩忽職守的轄區大廟派出所以及治安大隊6名民警已經開庭審理,被判處刑罰。

對於今天開庭的被告人,記者谘詢有關人士得知,由於此案影響巨大,死傷人員眾多,他分析,10名被告中可能多人會被判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最高可能判到無期徒刑,而按法律規定,最高也可判到死刑。而單位被告將被處以罰金。

由於案情複雜,涉案人員眾多,昨天法庭昨天沒有當庭宣判。

相關新聞事件回放:

拷問環節,誰“點燃”了12噸炸藥?

12噸炸藥,通過種種環節,一路“綠燈”,最終被“點燃”,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國家對爆炸物的控製那麽嚴格,為什麽會有這麽多的炸藥逃脫種種“束縛”,最終奪取17條無辜的生命,記者根據起訴書簡單回放炸藥流向,似乎[可以 的拚音: kě yǐ]發現,隻要任何一個環節不出問題,悲劇都可以避免。

環節一:資質:登寶公司行賄取得、延續采礦權,晶鑫公司投資[合作 的拚音:hé zuò]

環節二:審批:杜氏礦業5張審批表被胡宏坤私自交給曹順,曹順填上後即可“使用”。

環節三:購買、運輸:明知晶鑫手續不全,民爆公司仍然給予先購買發貨,後補證。

環節四:手持機、管理卡:紙質購買證、運輸證,、電子手持機、管理卡每個企業[單獨 的拚音:dān dú]專人使用,實際幾個企業混用、借用。

環節五:使用:登寶公司炸藥[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自己使用,買來的炸藥卻直接[送到 的拚音:sònɡ dào]晶鑫公司手中。

環節六:專人:申領、填表、審批都是專人,曹順卻可以冒用任一企業名義買來炸藥。

環節七:管理:用剩的炸藥雷管無人管理,管理[流程 的英 文:process]混亂。

環節八:存放:存放沒有專門倉庫,雷管和炸藥存放一起企業負責人竟不知曉,相關人員缺乏專業知識。

環節九:監控:相關部門監控嚴重缺位,晶鑫竟能多次違規買賣使用存放炸藥,相關部門對企業非法購買運輸使用炸藥情況嚴重失控。(記者 胡昊)

爆炸前十天,12噸炸藥和雷管共處一室

多名幹警和地礦局領導與爆炸案有染

昨天的庭審曆時一天,經過中午一個小時的短暫休庭,昨天下午控辯雙方就是否構成非法買賣炸藥犯罪等問題展開激烈辯論。據悉,發生爆炸時,晶鑫礦業辦公樓一樓最南處房間內存放炸藥多達12噸。晶鑫礦業還曾多次套用別家公司購買炸藥審批單購買過數十噸炸藥。在手續不全的情況下,無證礦企依然能夠買到大量炸藥,同時多名國家公務人員和公安幹警與此有染。

爆炸發生前,還沒來得及辦理由治安大隊開具的民用爆炸物品購買證、運輸證,晶鑫礦業負責人之一曹順直接持杜氏礦業公司的審批表到皖東民爆器材有限公司購買近8噸炸藥和200支雷管。開采後剩餘3噸炸藥。

隨後,晶鑫礦業與謝登寶的石英砂有限公司合作炸山開礦。由謝登寶的企業提供購買炸藥手續,晶鑫礦業出資多次購買炸藥、雷管。幾次炸山開礦之後,曹順都將剩下的炸藥存放於原來房間內。截至2009年,距離爆炸發生還有一個月時間,辦公樓房間內已經存放約12噸炸藥。6月11日,晶鑫礦業職工葛治近和張年昌兩人將雷管搬至存儲炸藥房間內,此時距離爆炸發生還有10天。

6月21日淩晨3點左右,晶鑫礦業存放炸藥的房間突然起火,後發生大爆炸。

檢察機關調查發現,晶鑫礦業在辦理炸藥審批表時曾[聯係 的英 文:links][當地 的拚音:dāng dì]大廟派出所民警杜學[勝 的拚音:shèng]和所長葛洪標,最終拿到簽字和蓋章。此外,經過曹培俊致電鳳陽縣公安局疏通之後,他們也順利拿到治安大隊長尹敏智簽字。據了解,6名涉案幹警因涉嫌玩忽職守已經於今年初在滁州市南譙區開庭。目前,該案一審已經[結束 的拚音:jié shù]

此外,登寶礦業老板謝登寶為了獲得當地炸山開礦的批準,先後數次向時任鳳陽縣地質礦產局局長張可揚行賄18萬,張可揚之前已另案處理。(記者 胡昊)

(市場星報)


亚博

上一篇:涿州楼市火爆为炒作:销售冒充购房者撑场面

◎ . 安徽凤阳致17死30伤爆炸案开庭 可能重判涉案者 ◎ . 涿州楼市火爆为炒作:销售冒充购房者撑场面 ◎ . 浙江消保委诉上海铁路局案被裁定不予受理 ◎ . 泥石流灾害令舟曲月圆村几乎失去一代人(组图) ◎ . 甘肃暂停卧铺客车准入审批 ◎ . 中国红十字会紧急调拨110万元物资支援青海震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