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791-86753021
泥石流灾害令舟曲月圆村几乎失去一代人(组图)

    [圖片] 8月14日,災後的月圓村滿目瘡痍,[幾乎 的拚音:jī hū]整個村子都被泥石流埋沒■亚博工程材料■。[人們 的英 文:People]挖開泥流層,尋找遇難親人的遺體■亚博环保品牌■。 [圖片]8月16日,人們依舊守在月圓村的挖掘現場,等待親人的“[出現 的英 文:There]”。 [圖片]一位村民背著棺材經過。 [圖片] 失去雙親的姐姐張俊英與[弟弟 的英 文:brother]張俊傑在泥石流挖掘現場。張俊英是月圓村有史以來的第一位女博士,張俊傑曾經是甘南州的高考狀元。

泥石流[災害 的拚音:zāi hài]令舟曲的這個小村莊幾乎失去了從幼兒園、小學到中學的整整一代人。[或許 的拚音:huò xǔ]村子會整體搬遷,或許“月圓村”這個名字會徹底消失

8月16日,舟曲縣月圓村,薛貴忠用濕布擦拭著妻子滿是泥土的左手,一枚戒指漸漸從無名指上顯露出來。這位30多歲的七尺男兒再也止不住眼中的淚水了,他流著淚將妻子裹進印有“龍鳳呈祥”的紅色被單裏。

當天正值農曆七月初七,是民間[傳說 的英 文:legends]中牛郎與織女相會的日子。薛貴忠[已經 的拚音:yǐ jing]在這裏等了整整8個日夜,等來的卻是妻冰冷的屍體。

在8月7日夜至8日淩晨舟曲[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的特大山洪泥石流災害中,位於三眼峪溝的月圓村損失最為慘重。泥石流鑽進了村莊,摧毀了房屋,埋沒了農田。據初步統計,全村200餘戶、700多居民,僅有70多人幸存,整個村莊[遭受 的英 文:Suffer]了滅頂之災。

對月圓村來說,洪水並不陌生。它時常會因[漫長 的英 文:long]夏季中突如其來的降雨而發作。至少在過去的一百年間,大多[時候 的拚音:shí hou],洪水和村莊相安無事。頂多,泛濫的洪水會淹掉一兩家房屋的院牆。在幸存老人們的記憶裏,村裏從來沒有見過這麽大的洪水。

薛貴忠家住月圓村91號,在舟曲縣郵局[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7日晚,因為加班他待在單位,而留在家中的[父母 的拚音:fù mǔ]、妻子還有10歲大的小[兒子 的英 文:Son][全部 的拚音:quán bù]遇難。和薛貴忠一樣遭遇的還有同村的何周林。

12日中午,何周林終於挖出了妻子的屍體。妻子的旁邊,5個月大的[女兒 的英 文:daughter]熟睡著,身上的紅肚兜仍然完好無損。小生命還沒來得及細細打量眼前這個陌生的[世界 的英 文:world],就已匆匆[離開 的拚音:lí kāi]。這個30多歲的男人始終一言不發,親戚們用一條黃色的條幅將遺體四周圍了起來,男人則用一口鋁盆一遍遍舀滿渾濁的河水,反複地清洗[自己 的拚音:zì jǐ]女人和女兒的遺體。洗畢,他一個人蹲在旁邊,出神地看著,像是要帶走什麽似的。這或許是生者能留給死難的親屬最後的尊嚴。沒有人能[知道 的英 文:knew],這道泥石流劃開的情[感 的英 文:sense]裂痕,需要多久的時間才能愈合。

65歲的趙梅,在這次災難中失去了8個孫子。“我的狗娃兒……”哀痛中,這個皺紋爬滿額頭的老嫗呼喊著孫子的名字,向天哭訴:“我的老天爺,可惜了我的8個孫子,我心疼得很呀……”

一個披頭散發的聾啞流浪漢,走過月圓村,看著白花花的石頭、麵目全非的村莊,走一陣,便嚎啕大哭一陣。

那一晚,留在月圓村的村民,大多都遇難了。泥石流災害令這個小村莊幾乎失去了從幼兒園、小學到中學的整整一代人。8月16日,對月圓村廢墟的挖掘仍在繼續,[一些 的拚音:yī xiē]人被挖出[來了 的拚音:lai l],但還有很多人仍被埋在廢墟之下。夜晚,[所有 的英 文:all]的救援人員撤出月圓村,村莊陷入死一般的沉寂。廢墟之下,埋藏了多少人的[夢想 的英 文:dream about],湮滅了多少人對生活的美好憧憬。

而對於村裏的幸存者來說,因泥石流撕開的傷痛或許才剛剛[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外出的打工者、在外的[學生 的拚音:xué sheng]、當晚[幸運 的拚音:xìng yùn]沒有遇險的村民,他們為月圓村留下了尚存的一絲血脈。

25歲的[女孩 的拚音:nǚ hái]張俊英是月圓村有史以來第一位女博士。在這位女博士的記憶裏,兒時的月圓村柳樹成蔭,小橋流水,阡陌交通,儼然“世外桃源”。小溪寬約數米,清澈見底,嚐一口甘甜無比。多少個炎熱的夏日傍晚,她和小夥伴們在小溪邊戲水。田園詩般的鄉村滋潤了她的童年。如今,當她從北京趕回來時,“連家都找不見了”,隻剩下滿目瘡痍。

她找來親屬和解放軍戰士,挖了一天一夜,挖出了父親的駕駛證;再挖了一天一夜,才找到了父母的遺體。“大家都繃著。”張俊英說,“不是內心不傷痛,實在是沒有力氣去哭了。”

一切回憶都已經成了需要緊緊抓住的過往。8月7日晚上,張俊英在北京逛完街,興奮地給家裏打電話:“媽,我給你買新衣服了。”她還撒了撒嬌,“等以後工作了,把你們接出來住。”

母親在電話那頭傳來聲音:“隻要你們過得好,[我們 的英 文:we]就在老家,不給你們添麻煩。”

張俊英沒有想到,這會是她最後[一次 的英 文:Once]聽到父母的聲音。她還“一天都沒有報答父母”,父母親便雙雙告別了塵世。

當初母親讓她複印一份博士錄取[通知 的英 文:supercup]書寄到家裏,但她嫌麻煩拒絕了母親的請求。這讓她現在無比後悔。她說:“我拚命拚命讀書,就是為了父母高興。”

張俊英他們這個四口之家曾是讓村裏所有人[羨慕 的英 文:envy]的幸福之家:父親作公務員朝九晚五,母親操持家務,女兒張俊英聰慧好學,兒子張俊傑聰明絕頂,在2005年高考中一舉拿下甘南高考狀元。張俊傑說:“父母為我們把心都操碎了,一直省吃儉用。”

[由於 的拚音:yóu yú]大型的挖掘機暫時上不來,何繽芬的母親還被埋在泥石流裏沒有挖出。8月15日,國家哀悼日那天,也是[當地 的拚音:dāng dì]遇難者的“頭七”。她和弟弟[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在自家的泥石流廢墟上祭奠母親。姐弟倆給母親燒了點紙,何繽芬還特意買了4個蘋果放在地上。何繽芬說,這幾年她和弟弟都在廣東打工,每年隻有[春節 的英 文:Chinese New Year]的時候才回來與家裏人團聚過年。每次他們出遠門的時候,母親總要從自家後院摘幾個蘋果讓他們帶在身上。懂事的姐姐知道,母親是要他們在路上平平安安。“如今媽媽走了,[而且 的拚音:ér qiě]還在泥裏埋著,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挖出來,得到安葬。”何繽芬抽泣著說。

22歲的劉曉東已經打算離開月圓村了。這裏,再沒有什麽東西值得他留戀了。災難中,他的爺爺奶奶、雙親、妹妹全部遇難,房子被蕩為平地。“家裏沒人了,逢年過節來燒個紙就行了。”這個剛剛從大專[畢業 的英 文:finishes]的學生說。

在這場泥石流災害中,月圓村村支書何金朝不幸遇難,25歲的尚方方在災後火速被任命為新任村支書。他或許是月圓村最幸運的人,由於自家的地勢較高,全家在這場災難中得以幸免。這期間,妻子臨產,為他生了個小兒子。尚方方給兒子取名“澤軒”——[希望 的拚音:xī wàng]兒子在一片洪澤中擁有一個安穩的居所。這是月圓村最新成員。他的每一聲啼哭和微笑,似乎都會讓人們暫時忘記傷痛,明白太陽在照常升起。

目前,最終的災後重建方案尚未公布,或許村子會整體搬遷,或許“月圓村”這個名字會徹底消失。


本文由◆亚博国际平台◆发布;

亚博

上一篇:甘肃暂停卧铺客车准入审批 下一篇:浙江消保委诉上海铁路局案被裁定不予受理

◎ . 安徽凤阳致17死30伤爆炸案开庭 可能重判涉案者 ◎ . 涿州楼市火爆为炒作:销售冒充购房者撑场面 ◎ . 浙江消保委诉上海铁路局案被裁定不予受理 ◎ . 泥石流灾害令舟曲月圆村几乎失去一代人(组图) ◎ . 甘肃暂停卧铺客车准入审批 ◎ . 中国红十字会紧急调拨110万元物资支援青海震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