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791-86753021
中国开启治霾元年 北京市长:治理不好提头来见

   

2013年12月的一天,北京空氣重[度 的英 文:attitudes]汙染。交通頻道的主持人正在調侃天氣,一位聽眾打來電話,憂心忡忡地問:“能見度這麽低,我要是因為看不清闖了紅燈怎麽辦?”主持人一愣神兒,旋即回複:“別[擔心 的英 文:worry about],不會罰你,因為霧霾太大,[警察 的英 文:policeman]和攝像頭根本看不見你闖紅燈!”

近幾年,“霾”——這個原本有些生僻的漢字,和“PM2。5”——這個有些陌生的學術名詞,都成了輿論傳播過程中,[出現 的英 文:There]頻率相當高的符號。

霧霾改變了[我們 的拚音:wǒ men]的生活,[人們 的英 文:People]前所未有地珍視每一個藍天,從中央到地方,從官員到百姓,掃除霧霾、治理大氣汙染[成為 的英 文:Become]最緊迫的任務之一〖亚博公文发布〗。

18世紀工業革命以來,從[英國 的英 文:British]到歐洲大陸再到美國,一根根大煙囪、一顆顆煤炭推動著[這些 的英 文:These]國家的[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高速發展,但同時,環境汙染也給他們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1813年冬,[曆史 的英 文:History]上有[記錄 的英 文:Record]的最早的空氣汙染案例在英國爆發■亚博环保产品■。此後,摻雜著大量二氧化硫、臭氧、氮氧化物、顆粒物的空氣所[[形成 的拚音:xíng chéng] 的英 文:formed]的霧霾,[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沿著工業革命的軌跡在歐美國家的[城市 的英 文:cities]裏引發危機:1952年英國“倫敦煙霧事件”,1962年、1985年德國“魯爾霧霾危機”,1953年、1963年、1966年美國“霧霾殺人事件”……

國家立法、[區域 的英 文:regional]協作、產業轉型、能源調整、綠色[建設 的英 文:building]……從1953年英國專門[成立 的英 文:was founded]應對霧霾的比佛委員會開始,全[世界 的英 文:world]的治霾曆程已過去60年。

如今,當我們來到倫敦、魯爾、紐約,享受這些城市裏清新的空氣和滿眼的綠色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很難想象他們曾是英國作家狄更斯筆下“渾身煤炱的幽靈”。

這些城市的霧霾究竟[如何 的拚音:rú hé]被根治的?多年後,北京、上海、石家莊這些[中國 的英 文:China]新“霧都”也會如此美麗嗎?

中國開啟重典治霾元年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的拚音:jì zhě] 王山山|北京報道

生活啟動“霧霾模式”

在北京市海澱區生活的葉鈴子(化名)是一個兩歲孩子的媽媽,也是一對六旬老人的[女兒 的英 文:daughter]。一直以來,老人孩子的健康,是她最記掛的事。

2013年初,北京首次爆發有數據可查的大麵積空氣汙染,此前就對北京天氣格外敏[感 的拚音:gǎn]的葉鈴子便養成了[這樣 的英 文:then]的習慣:每天早晨拉開窗簾,先看一眼天空,如果看到有灰塵、霧、霾,[立刻 的英 文:gogo]上網查看PM2。5(大氣中直徑小於或等於 2。5 微米的顆粒物,也稱為可入肺顆粒物,目前中國部分地區“霾”的[主要 的拚音:zhǔ yào]組成部分)指數實時播報,如果是輕微汙染或者更嚴重,就要關照[父母 的拚音:fù mǔ],今天別帶孩子[出門 的拚音:chū mén]

2014年1月14日,中國氣象局發布的2013年《中國氣候公報》顯示,去年中國中東部地區[平均 的英 文:an average]霧日數16天,較常年偏少8天,為1961年以來最少;平均霾日數36天,較常年偏多27天,為1961年以來最多。其中,江蘇、安徽、[浙江 的英 文:Zhejiang][河南 的拚音:Henan]、河北、北京、天津等地的部分地區,霾日數超過100天。

平均下來,[幾乎 的拚音:jī hū]每隔四五天,葉鈴子的女兒就有兩三天不能到戶外活動。她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抱怨:“兒童保健醫生都說,這麽大的孩子要多曬太陽,最少要戶外活動兩小時,可是這天氣怎麽出門?”

以前,葉鈴子的父親每天早晨要到公園舞劍,聽到專家說“霧霾天氣不適宜戶外[運動 的英 文:sports]”之後,老爺子的運動周期常被突如其來的霾攪亂,後來索性放棄了。

為了抵抗霧霾,葉鈴子買來空氣淨化器、防PM2。5口罩等“裝備”。考慮到父母的心肺功能[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不如年輕人,葉鈴子還時常買點潤肺效果好的雪梨、荸薺、百合、銀耳……“不[知道 的拚音:zhī dao]有沒[有用 的拚音:yǒu yòng],至少心理安慰一下。”

如今,全國各地很多[家庭 的拚音:jiā tíng]都像葉鈴子家這樣啟動了“霧霾模式”。電商網站、商場藥店,[價格 的拚音:jià gé]在二三十元的防塵口罩月銷量動輒過萬;價格上千元的家用空氣淨化器,月銷量整體高於同等價位的空調、熱水器;“更高級”的PM2。5檢測儀、霧霾防毒麵具也不乏人問津。甚至有的醫院還開了“霧霾門診”,不過終因病因複雜、治療困難而不了了之。

據媒體報道,1月11日起,北京空氣再次出現連續4天的重度汙染,北京市兒童醫院每天有超過800個孩子[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霧化治療。截至1月14日,兒童醫院呼吸哮喘普通號排到了3月13日,副主任醫師號已排至4月15日。

北京[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潘小川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介紹,2013年底,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ARC)已經把大氣汙染的細顆粒物(PM2。5)確定為致癌物,但霧霾致癌的[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性有多大,關鍵要看不同地區大氣汙染的程度有多大,[公眾 的英 文:Public]沒必要[因此 的拚音: yīn cǐ]恐慌,並不是說每個人都會得癌症。

潘小川表示,霧霾對心血管係統、呼吸係統確實能夠造成[影響 的拚音:yǐng xiǎng],造成超額死亡,但目前還沒有對生殖係統這方麵的研究,因為涉及到第二代,需要觀察更長時間,霧霾是否會對生育生殖功能造成影響,短期內恐怕不會那麽明顯地顯現出來。

與流行病毒不同,霧霾對人造成的危害是廣泛、慢性,甚至是不確定的,這種看似“不確定打擊”也造成了人們莫名的恐懼。因此在過去的這一年,因為霧霾,人們對大氣汙染的反思和應對都超越了以往。

完不成任務要“提頭來見”

治霾,已經刻不容緩。

2013年年初,大規模霧霾天氣爆發之後[不久 的英 文:shortly],環保部官方網站上,74城市空氣質量狀況月報、季報、半年報、年報如約而至,且內容不斷豐富、完善。

環保部、國家發改委、財政部等部委,分別從製訂防治[計劃 的英 文:plan]、調整落後產能、提供資金[支持 的英 文:support]、鼓勵清潔能源等方向找到治理霧霾與自身[工作 的英 文:work]的結合點,從國家層麵向[製服 的英 文:的誘惑]霾害擎起利劍。

2013年9月,國務院發布《大氣汙染防治行動計劃》(下稱“大氣防治國十條”),提出“力爭再用五年或更長時間,逐步消除重汙染天氣,全國空氣質量明顯改善”的目標,並針對不同地區定下具體[指標 的拚音:zhǐ biāo],且每一項所涉及的任務都有嚴格的時間節點和量化指標:到2017年,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顆粒物濃度比2012年下降10%以上,優良天數逐年提高;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區域細顆粒物濃度分別下降25%、20%、15%左右;到2017年,重點行業排汙強度比2012年下降30%以上,煤炭占能源消費總量比重降低到65%以下等。

2013年12月上旬,中共中央組織部《關於改進地方黨政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政績考核工作的[通知 的拚音:tōng zhī]》公[開發 的拚音:kāi fā]表,再次[強調 的英 文:emphasised]“不以GDP論英雄”,仿佛一顆定心丸,讓願意在大氣汙染乃至[所有 的英 文:all]的汙染治理和生態[保護 的拚音:bǎo hù]上花力氣的官員們踏實了。

《北京2013—2017年清潔空氣行動計劃》在大氣防治國十條發布一周後亮相,將治霾行動分解為84項具體任務,每一項任務都落實到各區縣政府、市政府有關部門和市屬國有[企業 的拚音:qǐ yè]的50多位“一把手”頭上,完不成任務將按人頭追責。

據媒體報道,2014年1月19日,北京市兩會上,北京市市長王安順表示,他已經和中央簽署了責任狀,落實[即將 的英 文:is about]出台的《大氣汙染防治條例》,如果空氣汙染(治理目標)到2017年實現不了,領導說了句既是[玩笑 的英 文:joking]話,也是分量很重的話——“提頭來見”。

環保部已與全國31個省(區、市)簽署了《大氣汙染防治目標責任書》,明確了到2017年各地PM2。5和PM10(直徑在10微米以下的顆粒物,又稱為可吸入顆粒物或飄塵)濃度下降的指標,進一步落實了地方政府環境保護責任。其中,任務最重的京、津、冀三省市PM2。5的年均濃度下降目標為25%,目前空氣質量最好的瓊、藏、滇三省區也需要持續改善空氣質量。

2014年1月1日起,全國實時發布空氣質量信息的城市已由2013年的74個增至190個,其中161個地級及以上城市還將發布空氣質量月報,並參與空氣質量排名,公眾可上網或用手機[客戶 的英 文:customer base]端查詢實時空氣質量數據。環保部監測司司長羅毅稱,目前可實現對空氣質量監測數據的無縫隙監督,各監測點的數據會進行自動化處理,生成報告和網絡信息後快速發布,可[有效 的英 文:valid]減少對監測數據的人為幹擾。

2014年,從國家到地方,密集的政策與行動,表達了中國治霾的決心,也標誌著“重典治霾元年”的正式開啟。

中國未能避免先汙染後治理的老路

事實上,在霧霾為害之前,有的城市對大氣汙染的防治已持續多年,但收效不盡如人意。這也與歐美國家最初應對霧霾時的情況差不多。

“北京從1998年開始到現在,共采取了16個階段的大氣汙染防治措施。但北京的大氣汙染依然嚴重,原因很多,[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這幾年機動車發展太快、揚塵控製得不是很好,能源結構調整五環內做到了,但五環外還沒有做好。”中國環境[科學 的英 文:Science]研究院副院長柴發合[告訴 的英 文:tell]《中國經濟周刊》,各地治理大氣汙染,關鍵要看[自己 的英 文:his]的PM2。5具體是什麽成分,要在科學的分析之後拿出有針對性的治理手段。

“近40年來,中國未能擺脫環境庫茲涅茨曲線所揭示的環境與發展演變的規律,未能避免發達國家先汙染後治理的老路,在[很大 的拚音:的JJ]程度上重蹈了西方國家的覆轍。”全國工商聯環境[服務 的英 文:services]業商會秘書長駱建華說,改革開放以來,我們的環境受了三次大的衝擊:第[一次 的英 文:Once]是1980年代的鄉鎮企業的異軍突起;第二次是1992年開始新一輪經濟高速增長;第三次是2002年下半年開始的新一輪重化工業急劇擴張。三次衝擊波一次比一次迅猛,並相互疊加,終於使中國環境汙染走到了一個無以複加的程度。

霧霾侵襲日益嚴重,也使得中國迅速意識到,應盡早借鑒歐美國家幾十年前重典治霾的經驗,推進自上而下的全民治霾進程。“環保的代價[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是企業、政府的,更多是每一個人的。我們必須為環境保護付出代價。把油的質量做得更好,我們多付一點錢是值得的;為使用清潔的燃氣發電,多付幾分錢的代價是[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承受的。”國家氣候戰略[中心 的英 文:center]主任李俊峰提醒道。

中國治霾應該分幾步走?多少年後[可以 的拚音: kě yǐ]還城市一片藍天?從歐美國家數十年的經驗來看,治霾的難點在於長期保持、及時調整、對症下藥。對此,英國、德國、美國在治理霧霾的路上也摸索了很多年。

環境庫茲涅茨曲線

該曲線是通過人均收入與環境汙染指標之間的演變模擬,說明經濟發展對環境汙染程度的影響:一國經濟發展水平較低時,環境汙染的程度較輕,但[隨著 的拚音:suí zhe]人均收入的增加,環境汙染由低趨高,環境惡化程度隨經濟的增長而加劇;當經濟發展達到一定水平、到達某個臨界點後,隨著人均收入的進一步增加,環境汙染又由高趨低,其環境汙染的程度逐漸減緩,環境質量逐漸得到改善。

(中國開啟重典治霾元年)


亚博

上一篇:习近平:尽最大力气用好人才 下一篇:北京平谷区藏獒杂交犬咬伤两名路人

◎ . 第二巡视组向湖北做反馈 ◎ . 今日成都始发动车全部停运 ◎ . 10国19名科学家力挺转基因 称黄金大米安全无害 ◎ . 北京平谷区藏獒杂交犬咬伤两名路人 ◎ . 中国开启治霾元年 北京市长:治理不好提头来见 ◎ . 习近平:尽最大力气用好人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