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791-86753021
专家驳安倍达沃斯论坛言论:口是心非不学无术

   

[日本 的拚音:rì běn]首相安倍晉三在[世界 的拚音:shì jiè][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論壇、即達沃斯年會上發表主旨演講,推銷其招牌政策“安倍經濟學”,對[中國 的英 文:China][軍事 的英 文:military]力量正常合理的發展含沙射影,為參拜靖國神社辯解,甚至把當前日中關係比作第[一次 的拚音:yī cì]世界大戰前的英德關係。

中國專家指出,這是日本領導人慣用的“障眼法”,旨在以攻為守,試圖通過描繪所謂中國威脅,掩蓋日本擴充軍力擠占財政、設立國家[安全 的英 文:safest]保障[會議 的英 文:meeting]、強行推出《特定秘密[保護 的英 文:protects]法案》的事實,轉移國內民眾對“安倍經濟學”弊端和安倍政府試圖修改和平憲法的擔憂■亚博组织机构■。

轉移視線 實為心虛

作為首名在達沃斯發表主旨演講的日本首相,安倍首先突出“安倍經濟學”實施一年多來的成效,尤其是經濟結構改革這“第三支箭”,誇口稱,他[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打破“[某些 的英 文:Some]改革永遠不[可能 的英 文:would]推行”的觀念,同時承諾改善經商環境、改革勞動力市場,促進男女雇傭平等。

不過,就“安倍經濟學”對擺脫通貨緊縮、重振日本經濟的實際效果和後續動力,日本國內外經濟學家、財經媒體多有疑問。安倍發表演講同一天,日本銀行、即日本中央銀行警告,因大規模量化寬鬆導致日元下跌而被推高的物價在近期快速上漲後可能陷入停滯■亚博客服■。

安倍在演講後半截話鋒一轉,聲稱[不要 的拚音:bù yào]“武力和威脅,而是對話和法製”,“必須在亞洲地區抑製無止盡的軍備擴張”,要求“軍事[預算 的拚音:yù suàn]徹底透明化”。共同社、《日本經濟新聞》等日本媒體和法新社、路透社等國際媒體均認為,這番話顯然針對中國。

清華[大學 的拚音:dà xué]當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副院長、中日友好21世紀委員會中方委員劉江永教授說,安倍這篇演講一方麵意在向日本民眾[展示 的拚音:zhǎn shì]其經濟政策的[成功 的英 文:走上人生巔峰],許諾今年提高工資水平,以緩和國內對今年4月1日起增加消費稅率的憂慮,為9月連選連任自由民主黨黨首鋪路。

另一方麵,安倍再次大談“軍事透明[度 的英 文:attitudes]”,意在轉移國際社會對安倍參拜靖國神社導致國內外批評、與鄰國關係緊張的關注,掩蓋安倍內閣執政後尋求突破和平憲法限製的舉動。

劉江永說,日本去年底通過今後5年《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 的英 文:plan]》,安倍內閣在財政狀況比較困難、公共債務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兩倍多的情況下,依然大幅增加防衛費用,年均增加3%,而今年4月日本消費稅率恰恰將從5%增加到8%。這似乎意味著,安倍內閣打算把財政[問題 的英 文:foul-ups]轉嫁給日本國內外[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消費者,把民脂民膏用於今後的軍力擴張。

安倍內閣去年設立國家安全保障會議,並且不顧國民強烈反對,在短時間內利用在國會的優勢強行通過特定保密法。劉江永說,安倍要求別人透明,[自己 的英 文:his]卻遮遮掩掩,積極發展軍備,製定針對中國的軍事計劃,特別保密法的製定更是大大限製國民知情權和媒體報道自由。這違背了日本戰後和平、民主的發展道路。劉江永說,安倍使出這種障眼法,“是心虛的[表現 的英 文:performance],是以攻為守的表演”。

口是心非 國際作秀

按照共同社的說法,安倍為了避免國際社會把安倍參拜靖國神社與複活軍國主義掛鉤,在達沃斯演講中表示“日本是一個誓不再戰的國家”,[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主持人提問時稱外界對他參拜靖國神社“誤解非常大”,“[我們 的拚音:wǒ men]已經發誓永遠不再發起[戰爭 的拚音:zhàn zhēng]”。

[然而 的拚音:rán ér],安倍似乎忘了,就在19日,自民黨通過今年行動方針,刪除“決心貫徹不戰誓言與和平國家理念”,寫明“繼承”參拜靖國神社。日本媒體說,這充分體現“安倍色彩”。

針對中國和[韓國 的拚音:Hán ɡuó]的抗議,安倍辯解稱他“無意傷害中國人民或韓國人民的[感 的拚音:gǎn]情”,願意與中韓領導人“敞開胸襟”對話。這番表態看似有誠意,卻讓人想起安倍的“政治導師”、多次參拜靖國神社的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小泉正是口口聲聲說要對話,實際對話內容卻是辯解自己為什麽要“拜鬼”;聲稱無意傷害鄰國人民感情,實際行動則[完全 的英 文:completely]相反。

劉江永認為,在前首相村山富市等日本國內有識之士發言批評安倍參拜、鄰國譴責、美國也表示“失望”的情況下,安倍在達沃斯依然給自己辯解,目的為繼續參拜靖國神社。參拜靖國神社[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引發中日、韓日圍繞[曆史 的拚音:lì shǐ]問題的矛盾,[而且 的拚音:ér qiě]引發日本與國際社會、戰後秩序的矛盾。安倍想通過參拜偷偷地為東京審判翻案,否認戰犯的存在,提升靖國神社在日本特殊的宗教[地位 的拚音:dì wèi],既違反了日本憲法政教分離的原則,也違反了國際法、聯合國憲章。

劉江永說,如果安倍“誓不再戰”,自民黨行動方針[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寫明,而不是刪除;如果“誓不再戰”,安倍今後就該把增長的3%防衛費用於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善後處理和災區重建;如果“誓不再戰”,就該通過對話談判[解決 的拚音:jiě jué][魚 的拚音:yú]島問題,而不是強化對中國的軍事部署,拉著美國搞對抗;如果“誓不再戰”,就該在日本國會通過決議,深刻反省日本的侵略曆史和戰爭罪行,否則,“如果隻是說說漂亮話,這種國際作秀也該收收場了”。

不學無術 不記教訓

安倍22日下午在達沃斯與[一些 的拚音:yī xiē]外國媒體[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見麵時稱,當前日本與中國處於與一戰爆發前[英國 的拚音:yīng guó]與德國“相似的形勢”。英國《金融時報》和英國廣播公司報道,安倍說,盡管英國和德國貿易關係緊密,但沒能阻止戰爭1914年爆發。

對這番話,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23日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打圓場,說安倍的意思不是說日本與中國可能[發生 的拚音:fasheng]戰爭,隻是[強調 的英 文:emphasised]亞洲和平與穩定的[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性。

一些分析師指出,且不說國家之間的經濟相互依賴原本就有敏感和脆弱的特點,今年是一戰爆發100周年,安倍這番話不過是重複一些西方媒體的調調,而且意在借助達沃斯這[一場 的拚音:yichang]合,用西方人熟悉的話語針對中國打“外交軟戰”。

劉江永認為,安倍企圖利用[這樣 的英 文:then]的場合進一步加強對中國的牽製,提出這一論述,實際是要衝淡國際社會對今年是甲午戰爭爆發120周年的[注意 的拚音:zhù yì]。與其把當前中日關係比作一戰前的英德關係,不如比作甲午戰爭前10年,安倍內閣現在的對華政策與當時日本伊藤博文內閣對華政策有相似之處。釣魚島正是甲午戰爭後期被伊藤博文內閣以秘密內閣會議決議的方式竊取和占有,安倍現在就釣魚島問題的態度與伊藤博文很像。

劉江永說,安倍拿一戰前英德關係說事,是“不學無術”的表現。如果真要談曆史,安倍應該記得,日本在一戰末期試圖趁德國失敗,侵占中國山東,更應該記得日本[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第二次世界大戰亞洲戰爭策源地,成為東亞的戰爭禍水,[幾乎 的拚音:jī hū]導致日本民族毀滅的教訓。

劉江永說,從甲午戰爭至今的120年,有兩個甲子,東亞經曆了以“殖民、戰亂、革命”為主的前一個60年和以“和平、冷戰、競爭”為主的後一個60年。今後東亞是走向“安全、[合作 的英 文:cooperation]、統合”,還是“對抗、[衝突 的拚音:chōng tū]、內耗”,[很大 的英 文:huge]程度上取決於中日關係的前景。

劉江永認為,前後兩個甲子對比鮮明,一個重要因素是日本國家發展模式變化:前者是帝國主義、軍國主義對外侵略擴張;後者是和平主義,通過貿易發展。然而,從安倍主張的國家模式和對華政策看,他試圖打破戰後束縛,修改和平憲法,顛覆戰後國際秩序,恢複日本在戰前的榮耀和地位。實際上,所謂恢複“正常國家”是一個不[科學 的英 文:Science]的偽命題。戰後日本和平發展60多年,恰是一個正常國家,今後日本如果走向曆史倒退的老路,不僅不正常,而且會降災於鄰國,危害日本自身。[因此 的拚音: yīn cǐ],國際社會必須對安倍內閣[包括 的英 文:included]參拜靖國神社、修改和平憲法在內的右傾化動向予以高度關注。(胡若愚)

(編輯:SN095) 。
本文由◆亚博招商加盟◆发布;

亚博

上一篇:京津冀及周边揪出千余问题 环保部派组巡查 下一篇:河北回应蔚县遭垃圾围城报道:3日内清理完毕

◎ . 无锡计生委谈张艺谋超生:敏感问题在于收入核定 ◎ . 河南退休检察官撞学生致死已被捕 系对社会不满 ◎ . 近五年检察机关纠正不当减刑等近9万人 ◎ . 民政部工作组赴河南鲁山处理老年公寓火灾事件 ◎ . 薄熙来否认唐肖林给其三次送钱 称曾违心承认_新浪新闻 ◎ . 调查称1成民众从未植过树 过半民众不知绿化费





网站地图